论著 Original Article

广州市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调查分析

Published at: 2014年第34卷第2期

凌艺辉 1 , 杨巧媛 1 , 欧泽金 2 , 蒋义国 1
1 广州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系,广州 510182
2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健康管理科, 广州 510515
通讯作者 义国 蒋 Email: jiangyiguo@vip.163.com
DOI: 10.3978/j.issn.2095-6959.10.3978/j.issn.2095-6959.2014.02.010
基金:

摘要

目的:了解广州市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饮食行为及影响因素。方法:通过整群随机抽样,用问卷方式调查广州市6个城区574名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及饮食行为的情况。结果:广州城区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总得分平均值为34.57(及格率77.7%),三部分分别得分为20.11(及格率71.78%)、8.49(及格率92.51%)、5.96(及格率61.15%),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间有正相关关系,影响知识、态度和行为得分的主要因素是文化程度,其次为是否曾主动获取相关知识。结论:广州市中老年人具有较好的营养态度,但掌握的营养知识不足,膳食营养行为有待提高,需加强社区营养宣传工作,提高中老年人的营养素质,从而起到预防相关疾病发生的目的。


A survey on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nutrition in middle- and old-aged people in Guangzhou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nutrition in middle-aged and aged people in Guangzhou. Methods: Through random sampling, 574 middle and aged people from urban areas of Guangzhou were investigated on their nutrition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ractice by a self-designed questionnaire. Results: The average value of total scores of nutrition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ractice was 34.57 (77.7%) in middle-aged and aged people. The average scores of 3 parts of the survey were 20.11(71.78%), 8.49 (92.51%), and 5.96(61.15%), respectively. There were positive correlation among the nutrition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The main influence factors for nutritional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were the degree of education as well as whether they positively obtained nutritional knowledge. Conclusion: The scores of nutrition knowledge and practice are low. Nutrition education in communities should be held to improve the ability of nutrition practice in the middle-aged and aged people in urban area of Guangzhou.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球面临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我国截至2011年底,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85亿人,占总人口的13.7%,养老问题形式严峻。老年人是高血压、高血脂症、糖尿病、肿瘤等慢性病和代谢综合征发病的高危人群,良好的饮食营养和膳食习惯是预防这些疾病发生的重要手段,但有调查显示我国中老年人缺乏营养和保健的必要知识[1]。不合理的膳食模式和饮食习惯,使多种慢性疾病的发病危险性增加[2-3]。慢性疾病的患病直接影响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同时也使社会和家庭的医疗负担进一步增加。广州60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在2012年已达到15.4%,高于同期全国1.9个百分点。而广州中老年人膳食营养、保健知识及行为的相关情况调查尚未见报道。本研究旨在通过抽查广州市中老年人的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了解该地区中老年人的营养和保健知识的认知水平和饮食习惯,为该地区今后开展中老年人的营养健康教育工作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采用整群随机抽样的方法,在广州市天河区、白云区、越秀区、荔湾区、海珠区、番禺区分别随机抽取一个街道,每个街道以居委会为单位随机抽取50岁以上中老年常住居民(在当地生活5年以上)进行调查,所有对象自愿参与,意识清楚,能正常交流。患有严重躯体疾病或精神性疾病、生活不能自理以及有语言沟通障碍者不在调查范围内。

1.2  调查内容

采用问卷调查,包括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慢性疾病患病情况(有专业医疗机构诊断)以及膳食营养相关的知识(包括营养学基础知识及与慢性病相关营养知识)共30题,每题1分,共30分。态度提问涉及获取营养知识意愿及平衡膳食意愿等5题,每题2分,共10分。饮食行为主要包括挑选食物的理由、进餐习惯、进食规律以及早餐等10题,每题1分,共10分。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knowledge,attitude,and practice,KAP)总分50分,以得分达到或超过总分60%为及格。

1.3  调查方法

参考文献[4-6]及《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第7版[7]中老年人营养理论知识,初步拟定调查表,再请相关专家修改后正式确定本次营养KAP调查问卷。由统一培训的调查人员在现场组织并发放问卷。调查人员先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意义、内容及注意事项,调查对象独立或在他人帮助下完成问卷。

1.4  质量控制

对符合纳入标准的30名对象预调查,间隔2周后再次调查,两次调查的重测信度为0.86。正式调查共发放问卷600份,回收600份,经检查,符合要求问卷共574份,有效率为95.7%,营养知识、态度、行为部分结果的克伦巴赫α信度系数为0.768,基于标准化的校正α系数为0.78。

1.5  统计学处理

所有调查资料录入Excel软件建立数据库,并经相关人员审核确认录入无误。用SPSS18.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包括一般描述性分析、相关关系及回归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基本情况

本次调查对象总数为574人,其中男性291人,占50.7%,女性283人,占49.3。调查对象的年龄均在50岁以上,60岁以上老年人共482人,占总人数的84%。文化程度、人均月收入、居住地区、外来人口、患病及是否曾主动获取营养知识等其他情况见表1。

2.2  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得分基本情况

调查对象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总得分不高,平均分为34.57,及格率为77.7%。其中知识和行为得分低,分别为20.11和5.96,及格率分别为71.78%和61.15。调查对象的营养态度普遍较好,平均分为8.49,大多数对象都表示愿意接受专业营养知识,相信平衡膳食对健康有有利作用(表2)。

2.3  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相关性分析

本次调查对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的相关分析显示营养知识与态度,态度与行为,知识与行为之间均呈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分别为0.708,0.449,0.353。

2.4  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分析调查对象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收入水平、居住地区、是否为外省迁入、疾病患病情况以及是否曾经主动获取营养和保健相关知识等因素对营养知识、态度、行为得分的影响。用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显示对象的文化程度和是否曾主动获取营养知识是营养知识、态度和行为得分的主要影响因素(表3)。

2.5  获取营养知识的相关途径

98%的调查对象曾获取过营养相关知识,47%个体曾主动获取相关知识。营养知识信息来源途径具体为电视广播62.7%,报刊杂志56.8%,专业书籍31%,营养保健讲座29.4%,医师或营养师21.8%,亲友等其他途径4.9%。

3  讨   论

中老年人是各种慢性疾病和代谢综合征患病的高危人群,对广州城区的调查结果显示广州成年人中心性肥胖、高血压、高三酰甘油血症、高空腹血糖等代谢综合征诊断组分的患病率均随年龄增高而增高,代谢综合征总患病率达19.6%,高于我国其他地区人群的调查结果[8]。推测不良生活方式是导致这些慢性病症快速增高的主要原因。广州地处我国东南部沿海,属经济发达地区,人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丰富,但可能存在平时缺乏运动、膳食模式不平衡等不良生活习惯。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于中老年人预防和控制各种慢性疾病,特别是与营养有关的代谢性疾病的发生、发展有重要意义。而掌握营养知识的程度与健康生活方式有直接的关系[9]。本研究结果表明广州城区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总分及格率为77.7%,情况一般。但调查对象的营养态度很好,绝大多数人希望通过专业医疗卫生机构或专业人员获得系统的营养基础和与疾病相关的知识,不管患病或未患病的,大多数调查对象都相信平衡膳食对老年健康很重要,愿意为健康改变膳食方式;部分对象曾主动获取营养与保健相关知识。一般来说,有较好的营养知识,能影响其膳食营养态度进而引导其采取合理的饮食行为。本次研究也显示中老年人的营养态度、知识和行为之间呈正相关关系。虽然调查对象营养态度好,但营养知识及格率只71.78%。调查对象中只有部分中老年人具备较好的营养知识,另有部分调查对象对营养基础知识的掌握一般,掌握富含各种营养素食物的基本知识,对日常膳食食品的选择等行为有重要指导意义[10]。由于缺乏较好的营养知识,多数老年人在食物选择上是以自己喜好或口味习惯为主。综合来看,中老年人有强烈的愿望通过膳食营养来保证健康,这为地区卫生主管部门和社区医疗机构开展营养教育提供了有力的保证。在中老年人群中开展系统的营养知识健康教育能显著提高被教育对象的营养KAP水平[11],从而起到预防和控制相关疾病的目的。本次研究显示中老年人缺乏必要的相关知识来指导自己的饮食行为,提示相关部门组织专业人员开展营养知识的健康教育讲座将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本次调查显示:文化程度是被调查者营养知识、态度、行为和相关的因素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其次为主动获取营养相关知识。性别、年龄、收入水平、居住地区、外来人口、患病因素和KAP的得分之间无统计学意义上的相关或弱关联。这和上世纪90年代末四川成都的调查结果不同[4]。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收入水平整体提高,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越来越重视自身的健康问题,特别是到了中老年,希望有健康的身体过好晚年生活。因此不同性别、年龄、收入水平或是否患病对象之间在营养知识获取、营养知识态度和现在的饮食行为上没有显著差别。目前,调查对象相关知识信息的来源主要还是通过电视广播和报刊杂志来获取,通过专业书籍、专业讲座以及医疗卫生工作者来获取比例不高,分别为31%,29.4%和21.8%。虽然几乎所有被调查者主动或被动获取过相关知识,但受自身文化程度限制,在无专业人员的指导帮助下,对营养相关知识知晓程度并不高。

总之,面对越来越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需要全社会积极参与。医疗卫生工作部门和相关工作人员开展针对中老年人代谢综合征和其他慢性疾病的预防和干预工作对于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各种健康问题有积极意义。膳食营养因素在预防和控制这些疾病方面的作用已举世公认。以营养知识作为前提,具有较好的营养态度,才能形成良好的营养膳食行为。由专业人员通过电视媒体、社区讲座或个体咨询的形式开展中老年人的营养知识健康教育,可以提高中老年人自身营养素质,使其形成良好的饮食行为习惯,从而预防和控制相关疾病的发生和发展。


参考文献

  1. 刘宁, 高尔生, 武俊青. 居民营养知识、态度、行为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 2008, 24(4): 482-485.
    LIU Ning, GAO Ersheng, WU Junqing. Analysis on nutrition KAP and its influential factors among urban residents[J]. Chinese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08, 24(4): 482-485.
  2. 陈春明, 赵文华, 杨正雄, 等. 中国慢性疾病控制中膳食关键因素的研究[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6, 27(9): 739-742.
    CHEN Chunming, ZHAO Wenhua, YANG Zhengxiong, et al. The role of dietary factors in chronic disease control in China[J]. Chinese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06, 27(9): 739-742.
  3. Yao M, Lichtenstein AH, Roberts SB, et al. Relative influence of diet and physical activity on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urban Chinese adults[J]. 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 2003, 27(8): 920-932.
  4. 曾果, 黄承钰, 阴文娅, 等. 社区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调查[J]. 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 1999, 7(1): 36-37.
    ZENG Guo, HUANG Chenyu, YIN Wenya, et al. Investigation on nutrition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community elders[J]. Chinese Journal of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1999, 7(1): 36-37.
  5. 张琳, 陈捷文, 刘雷, 等. 北京市海淀区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现状调查[J]. 中华护理教育, 2010, 7(3): 139-142.
    ZHANG Lin, CHEN Jiewen, LIU Lei, et al. Investigation on nutrition knowledge,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middle and old-aged people in Haidian district in Beijing[J]. Chinese Journal of Nursing Education, 2010, 7(3): 139-142.
  6. 袁倩倩, 韩加, 茹先古丽, 等. 乌鲁木齐市某社区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现状调查[J]. 中国食物与营养, 2013, 19(1): 77-80.
    YUAN Qianqian, HAN Jia, Ruxianguli, et al. Investigation on nutrition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middle and old-aged people in communities of Urumqi City[J]. Chinese Food and Nutrition, 2013, 19(1): 77-80.
  7. 孙长颢. 营养与食品卫生学[M]. 7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2.
    SUN Changhao. Nutrition and food hygiene[M]. 7th ed. Beijing: 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2012.
  8. 杨巧媛, 蒋义国, 刘世明. 广州市成年人代谢综合征患病情况调查[J].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 2010, 11(2): 166-168.
    YANG Qiaoyuan, JIANG Yiguo, LIU Shiming, et al. An epidemiological investigation on prevalence of metabolic syndrome among adults of Guangzhou City[J]. Chinene Preventive Medicine, 2010, 11(2): 166-168.
  9. Pon LW, Noor-Aini MY, Ong FB, et al. Diet, nutritional knowledge and health status of urban middle-aged Malaysian women[J]. Asia Pac J Clin Nutr, 2006, 15(3): 388-399.
  10. Dallongeville J, Marécaux N, Cottel D,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nutrition knowledge and nutritional intake in middle-aged men from Northern France[J]. Public Health Nutr, 2001, 4(1): 27-33.
  11. 毛春英, 丰丽莉, 金辉. 老年大学开展营养KAP健康教育效果分析[J]. 现代预防医学, 2007, 34(6): 1116-1117.
    MAO Chunying, FENG Lili, JIN Hui. Analysis on the effects of health education of nutrition KAP in elder college[J]. Modern Preventive Medicine, 2007, 34(6): 1116-111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全文

引用

引用本文: 艺辉 凌, 巧媛 杨, 泽金 欧, 义国 蒋. 广州市中老年人营养知识-态度-行为的调查分析[J]. 临床与病理杂志, 2014, 34(2): 171-175.
Cite this article as: LING Yihui, YANG Qiaoyuan, OU Zejin, JIANG Yiguo . A survey on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nutrition in middle- and old-aged people in Guangzhou [J].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Pathological Research, 2014, 34(2): 171-175.